欢迎来到 - PC蛋蛋预测|北京28|加拿大28|幸运28统计-PC28开奖结果在线预测走势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古典诗词热实际在呼唤现代精神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时间:2017-11-20 17:26 点击:
·文化符码·在语言日趋粗鄙化时,古典诗词恰恰把语言的另一种可能性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文/张斌璐 古典诗词又红火起来了。这次是伴随着一场娱乐性的电视比赛形式,人们从中看到了想象中的“古典才女”,也重新领略了诗词本身的魅力和美感。看上去,这很像是

·文化符码·  在语言日趋粗鄙化时,古典诗词恰恰把语言的另一种可能性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文/张斌璐

古典诗词又红火起来了。这次是伴随着一场娱乐性的电视比赛形式,人们从中看到了想象中的“古典才女”,也重新领略了诗词本身的魅力和美感。看上去,这很像是古典诗词以某种方式在回归到我们的文化之中,但同时又像是一种对于古典文化失落的缅怀。

表面上看,诗词离当下的我们并不遥远。学堂里的童子们哪一个不会背诵几句“白日依山尽”,或者“离离原上草”呢?诗词便于吟诵的特点,使得其始终是中国孩子启蒙教育的重要方式。在学校的教育里,对于古典诗词相关篇章的重视与日俱增。而民间也保持着大量古典诗词的爱好者群体,几乎每一所大学里都有关于古典诗词的学生社团。尤其是21世纪以来,公众媒体对“国学”在反复强调。在这种情况下,假如说诗词已然衰弱,显然不符合事实。

问题在于,古代诗词里所建立的这个世界,对今天的人而言已然陌生。尤其是城里长大的孩子,他们握着手机,看着平板电脑,让他们来读“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这样的句子,能否引起他们切身的感受。倚楼凭栏时人可以干点什么?也许可以刷刷手机,看看新闻,打打游戏。即使充满思念,那为何不直接给他打个电话互诉衷肠?即使过尽千帆皆不是,那也完全不必“肠断白苹洲”。

我们现在读古诗,读“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确实很美,然而诗里的一切,每一个词——银烛、画屏、轻罗小扇、流萤,似乎都离我们的生活太远了。“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哪怕满楼红袖仍在,但马在哪里?斜桥又在哪里呢?

古典诗词的世界太遥远了,遥远到变成了一种神话,一场梦境。这场梦境被现在的人们编织起来,寄托了当下人们的无限遐想。这种遐想和我们当下生活的平庸、无趣、甚至危险相对,是一个无害而协调的遐想世界,如同爱丽丝梦游奇境。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吟风弄月,悲秋伤春,哪怕是再悲伤的句子,都仿佛充满了奇迹般的梦幻。从古典诗词里,现代人建立起一种被拯救的感受,似乎在那一刻,一句古诗脱口而出,“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于是人就没有了苦难,忘却了现实里的诸多苦楚,直接进入了那个明月清泉的悠然之山中。

实际上,古典诗词在清朝末年就已经开始面临这一困境,才会有胡适、钱玄同等学者呼吁用新的语言来写作新的诗歌。那样一套春花秋月的话语系统已经无法容纳这个被火车、电影、工厂等新事物所建立起来的新世界。假如说百年前的文学革命先驱者们在想象着一个美丽的新世界,那么今天的人们只能回望,原来那个“过去”竟然是那么美。

不,过去并不都那么美,美的只是诗词和语言。诗词的真正秘密在于充分释放了语言本身的柔软和诗意。在语言日趋粗鄙化时,古典诗词恰恰把语言的另一种可能性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中国诗词的特点是节制而精致,依靠最精炼的形式来表达出丰富的含义。这不仅仅是语言的游戏,而是代表了一种高贵的人格,代表了生命在语言中的浸润。

从这点意义上来说,古典诗词的火热实际呼唤着一种现代精神,这种精神并不是伤春悲秋的古代赝品,而是生命和语言重新获得对接的某种可能性。

张斌璐 文学博士,目前从事文化和文学批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