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PC蛋蛋预测|北京28|加拿大28|幸运28统计-PC28开奖结果在线预测走势 !    
当前位置: 首页 > 幸运28 > 幸运28预测 >

针灸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当安慰剂

时间:2018-04-04 22:37 点击:
针灸很多中医宣传中,是包治百病的神针。事实上,针灸不仅没用,甚至有害。

 针灸,一项积五千年文化糟粕的伪科学


想看更多精彩文章,微信搜索“浪潮工作室”,每天上午11点,红包和我们在那里等你!

“针灸是什么?是上古绝技,是神仙技法,是人间奇术。针灸有用吗?一针见效,针到病除。”以上内容,来自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针灸大讲堂:地方电视台的医药广告、美容保健养生会所、宣讲中医的公众号、和膜拜针灸的网络论坛。当然,还有别的地方可以领略针灸奇迹:小巷深处的电线杆、谢顶男人的酒肉局、绿皮火车的吸烟区。

但是,它真的有效吗?

针灸在古代:从百姓推崇,到皇帝禁止

中国的针灸历史“源远流长”。据传伏羲尝百草而制九针,但理论化的开端,还要追溯到战国时的《灵枢经》。这本书可谓针灸的奠基之作,影响极大。书中提及找穴、用针等内容,因而又名《针经》,今天还在使用。名医扁鹊的著作《难经》完善了该书的针灸理论。

相传制九针的伏羲


相传制九针的伏羲

此后,针灸日渐兴盛,神医辈出,撑起了中医临床的半边天。唐朝的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首次制作出彩色的“明堂三人图”,解决了针灸教学无图可用的难题。孙思邈还提出了针灸临床中最重要的概念——阿是穴。当针灸师利用教材无法解决病痛时,就可寻找阿是穴,随机应变,哪疼扎哪。

至此,针灸的大厦已经建成,后世仅在在这一基础上小修小补。宋代以后,针灸开始走出医馆,和民间的萨满传统、炼金方士逐渐扯在一起。

这决定了针灸日后的走向。一方面,它传入民间,奠定了中国膜拜针灸的历史传统和群众基础。另一方面,针灸进入野蛮生长的阶段,巫医不分家,沦为江湖游医的骗术。

道学家认为针灸暴露病人身体,有伤风化。随着封建礼教对人的控制逐步加强,针灸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被迫边缘化。尽管针灸师约定行规,避免误伤礼俗,比如明朝时期的“六不按”,但实际诊疗依然很受局限。

1822年,道光皇帝下诏,“袒胸露怀,有失大雅”,绝禁针灸。太医院随之废除针灸科,逐出藏集多年的针灸资料。至此,针灸只能藏于市井,流落乡间。

到了民国,西化是人心所向,针灸和其他传统糟粕一样,被视为封建残留。1913年,时任教育部长汪大燮力主在医学教程中去除中医。不少中医的遗老遗少向国务院请命,要求发扬“国粹”。但国务院拒绝了他们:“前此(教育)部定医学课程,专取西法。”

力排中医的民国教育部长汪大燮 /维基百科


力排中医的民国教育部长汪大燮 /维基百科

后来,中医组织了反扑,成立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游说南京国民政府,迫其仿照国术馆,于1930年成立中央国医馆,针灸位列其中。虽然针灸在民国时期一度有复潮之势,但国难当头,此等国粹没有机会发扬。

现代针灸:政府加持,飞速发展

针灸本该就这样淡出视野。但,1949年来了。短时间内构建相对完善的医疗体系,成为横亘在新政权的难题。于是中医成了救命稻草。

1950年,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召开,这次会议的精神是:“团结新老中西各部分医药卫生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

与其说这是出于医学信仰的改变,不如说是对政治现实的考量。相对资本、技术密集的现代医疗产业,中医更偏向劳动力密集。借助中医体系,培训能在乡间行走的赤脚医生,所需时间较短。

由此,中西医结合成为中国卫生事业的基本方针之一,中医正式纳入国家医疗体系。中西兼修的卫生所、卫生院遍地开花。1949年时,中国的医疗机构仅有3670个,到了1955年时,数字惊人地达到了67725。医务卫生人员从建国初年的54万多翻了一番,超过105万。

医疗卫生机构和卫生人员数量/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


医疗卫生机构和卫生人员数量/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

随着基层的初级护理体系壮大,中医成为与西医平起平坐、甚至更有话语权的国医。针灸也跟着鸡犬升天,在全国各地大小医院中都占据一席之地。

针灸不仅要让国人认可,也要让外国人见识一下中医的博大精深。当时,针灸被树为中医群众运动化的典型,针灸麻醉是中华人民对世界革命的伟大贡献。让更多的外国人知晓针灸成了输出革命的重要任务。

政府对外派出专家,开展中医外交,向外国要人提供针灸服务。1961年,印尼独立之父苏加诺肾结石病发,几经治疗,病情反而恶化。在周恩来的授意下,医学家吴阶平带领针灸团队,携大量中草药,远赴印尼。

1962年5月7日,人民日报以《在中国医疗组四个月的治疗后,苏加诺总统健康状况极为良好》为题,借苏加诺之口,热情称赞针灸和汤剂对这位政要的积极意义。

苏加诺与毛泽东/China Daily


苏加诺与毛泽东/China Daily


不仅向第三世界的阶级兄弟输出中医,还要向西方列强展现中医的博大精深。当局排演医疗室话剧,邀请外国人士参观体验,让他们回到西方后传播针灸奇效。

1972年,尼克松访华。外交部安排了一场表演性质的心脏手术,麻醉工作交由针灸完成。不过事后证实,病人在术前使用了60毫克的杜冷丁。

尼克松访华几个月后,安东尼奥尼来到中国,拍摄了同名纪录片《中国》,片中记载了一场针灸麻醉的剖腹产手术。当然,这位孕妇在上台前也接受了麻醉药物。

1971年,纽约时报的编辑詹姆斯·雷斯顿 (James Reston) 在中国做心脏手术时,接受现代医学的常规麻醉,醒来后用针灸来缓解疼痛。但以讹传讹,故事变成本人接受了针灸麻醉的心脏手术。

雷斯顿对针灸体验的报道 /NYT


雷斯顿对针灸体验的报道 /NYT

但是,中国的都市传说将之与次年的尼克松访华杂糅,变成了全新的故事。流传最广的版本是这样的:重病美国高官为救自己一命,通过走后门获得访问中国的机会。在得到伟大中医的救治后,他对针灸竖起了大拇指。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