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PC蛋蛋预测|北京28|加拿大28|幸运28统计-PC28开奖结果在线预测走势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爱情诗歌 >

母亲帮助盲人成就诗歌梦想 诗歌成就其爱情生活

时间:2018-04-06 17:33 点击:
姜庆乙和他的母亲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央视《共同关注》5月31日播出《彼岸》,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每当闲暇时分,姜庆乙总是在母亲的牵引下到黄椅山公园内的玄武湖边走走。大自然对于他,更多的是声音,是味道。他在用诗人的心灵感知阳光,感知色

母亲帮助盲人成就诗歌梦想诗歌成就其爱情生活


母亲帮助盲人成就诗歌梦想 诗歌成就其爱情生活


姜庆乙和他的母亲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央视《共同关注》5月31日播出《彼岸》,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每当闲暇时分,姜庆乙总是在母亲的牵引下到黄椅山公园内的玄武湖边走走。大自然对于他,更多的是声音,是味道。他在用诗人的心灵感知阳光,感知色彩。

  姜庆乙:我后来读过《鲁宾逊漂流记》当时感觉就是被抛到孤岛上去了。

母亲帮助盲人成就诗歌梦想 诗歌成就其爱情生活

母亲帮助盲人成就诗歌梦想 诗歌成就其爱情生活

  将他抛向孤岛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的眼睛。3岁的时候,他被诊断出患有青光眼,手术后,他的视力也只有正常孩子的五分之一。但是这些似乎并没有过多地影响到孩子的成长。他仍然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上小学后,姜庆乙虽然也和小伙伴们一起上课一同玩耍,但黑板上的字却越来越模糊,12岁那年,一次意外,光明的大门彻底向他关闭了。

  姜庆乙:和小朋友打雪仗,雪团落在眼睛上了。

  孩子失明,让一家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和绝望中。当时的姜庆乙只有12岁,今后的路怎么走?

  汪翠艳(姜庆乙的母亲):我们的眼泪就不知道了多少天觉。

  姜庆乙:非常绝望,当时是摔水杯啊、发脾气,不知道这个苦难是怎么来的,不知道苦难是这样的。当时家里人也是受到了很多折磨,特别是我母亲,我绝望的心态是对家庭非常大折磨。

  因为失明,姜庆乙辍学了。想到从今以后,孩子就要生活在黑暗中,母亲汪翠艳心如刀绞。但是,看到孩子陷入绝望的境地难以自拔,她意识到,孩子看不见了,作为母亲,自己必须振作起来,她要充当他的眼睛,帮助孩子面对现实,走出黑暗。她为孩子做的第一件事,是给他买了一台收音机。

  姜庆乙:我回想起来我母亲这个阶段做的有一些事情是做的非常好,说给我买了一台收音机,在农村也是一种奢侈品。

  当时,汪翠艳是一名小学民办教师,丈夫在一家工厂上班,姜庆乙还有两个弟弟,一家5口就靠着两个人每月不足百元的工资生活。但是一家人还是省吃俭用,凑钱买了一台红灯牌收音机。

  姜庆乙:因为当时买收音机也很难买,红灯牌收音机是名牌,因为当时说的三大件,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当时买了一个收音机,我在家里打发了很多寂寞光阴。

  一台收音机,使得姜庆乙进入了一个神奇的有声世界,他开始学着用耳朵感知世界,更重要的是,通过收音机,他找到了一种排解忧愁、寄托情感的方式——文学。

  姜庆乙: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有每天有那种文学节目“文学之窗”“阅读欣赏”那种古诗词进行解读,当时热爱古代诗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当时很多可以背下来,那时候的有关系,“文学之窗”播放一些当代获奖作家的作品,印象最深是一个残疾作家石铁生,《我遥远的清平弯》他写他知青生活,那个散文非常诗意,印象非常深。知道他是一种瘫痪状态,对我精神是一种状况和鼓舞。

  姜庆乙从收音机里找到了精神寄托,也逐渐地接受了失明的现实。可是,虽然收音机使姜庆乙暂时摆脱了精神困境,却并不能使他受到系统的教育。通过收音机,姜庆乙知道了在省会沈阳,有一家全省唯一的盲校,专门招收像他这个年龄的盲童。他把上盲校的想法和母亲说了。汪翠艳却犹豫了。从没离开过父母的姜庆乙能适应吗?他能照顾自己吗?

  经过再三考虑,1985年,汪翠艳将儿子送进了离家350多公里外的沈阳盲校。在盲校,姜庆乙开始了新的人生。他以优异的成绩回报母亲。12年的课程,他用六年时间就读完了并高中期间,他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首盲文诗。

  姜庆乙:当时感觉首先发表东西的时候首先想到我母亲对母亲是一种回报,他多年对我们读书生活一种承认和认同。

  汪翠艳:我好几宿都没睡觉,我乐坏了,我就叫他,我把这个消息谁都想告诉,那种荣誉感,和特别自豪感,就觉得没有办法说,就是好幸福,就是一边时,一边说,一看就觉得这个,眼泪也哗哗地流。

  第一首诗歌的发表,使得姜庆乙从此坚定地走上了诗歌创作的道路。

  1991年,22岁的姜庆乙盲校毕业后,在宽甸县城开设了第一家按摩诊所,为了支持儿子的工作,刚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的汪翠艳从单位办理的病退手续,母子相携,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创业道路。凭着精湛的手艺,姜庆乙不仅能够自食其力,还雇了几个员工。生意越来越好,

  直到今天,汪翠艳都保持着给儿子读书的习惯,而这种习惯保持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自从姜庆乙失明后,汪翠艳就成了他的眼睛,由于当地书店没有专门的盲文书籍,她就给儿子读了所有能借到和买到的书。在盲校读书期间,每到寒暑假,汪翠艳就给儿子读《红楼梦》、《莎士比亚》等中外名著,儿子的诊所开张后,汪翠艳就在儿子工作之余挤出时间给儿子念书。

  姜庆乙所读的书,涉及面非常广。这对于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汪翠艳而言,困难可想而知。

  汪翠艳:有时候读的口干舌燥,跟他说话,喝一口水。有的时候都没有唾沫,就觉得唾沫都没有了,就那个舌头那个蛇类就像一个一个的,里面都感觉竖起来那样的事,像咱们踩到地毯那个硬东西一样。就是舌头捞都捞不动。整个都僵硬了。

  读书是一件苦差使,当姜庆乙要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创作成果的时候,比常人多了一道工序就是需要将盲文翻译成汉字,为此,汪翠艳又承担起替儿子抄诗的重担。

  在他们家里,汪翠艳积累下的几十万字手稿见证了这位老人帮助儿子重新创作的艰辛。

  记者:这都是你抄的

  汪翠艳:都是我抄的。

  姜庆乙:我用盲文是表中文字,需要读出来翻译成汉字,诗歌语言要求很严格的。往往是诗是语言的精华,读出来同音字容易抄错。写一个诗稿,我母亲需要抄十遍八遍,抄完之后找一个修养比较好一个人,来对照同音字可以鉴别出来,反复抄出来。

  在姜庆乙的创作初期,母亲把翻译过来的诗寄给了宽甸县有名的诗人唐振海进行请教。

  唐振海:当时我接到一封信,接到信以后,我打开一看,这里面有诗稿,我当时就看了,我看这个诗稿有不少的错字,但诗是好诗。

  很快,唐老师就发现,在以后陆续寄来的诗稿当中,错别字越来越少。他不知道,为了准确地表达儿子的诗歌,汪翠艳翻烂了一本厚厚的《汉语字典》。

  记者:我看这个字典的封面都好象重新订了?

  汪翠艳:得重新订了,有散了,有的是着急就使劲翻,有的时候活特别忙特别忙。这个字写完以后还必须找出来,有的时候他急忙赶快又走,没办法就把这个粘吧粘吧。

  天道酬勤。1994年,姜庆乙在《满族文学》上发表了他的第一首汉文诗《命运的交响》。

  姜庆乙:很难用语言表达,感觉自己和健全人完全是一样的,可以用文学方式平等参与社会生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